新華社西安11月18日電(記者丁秀玲、張伯達)陝西省渭南市率先在全省開啟簡政放權破冰之旅,自去年9月出台《關於簡政放權下放經濟社會管理權限的實施意見》至今,渭南市共下放縣級行政許可73項、經濟社會管理權限714項,下放和取消行政許可事項141項,向社會中介組織轉移政府職能49項,數量之大,範圍之廣,引人關註。
      權力下移,清弊端拉近乾群距離
      “以前新車上牌必須到渭南市來辦,交保險、附加費,上線檢測、排隊掛牌,至少得兩三天,銷個違章更得到處跑。不算應繳費用,光一路的加油費、過路費、食宿費就得花不少。現在到縣上就能把該辦的事都辦了,省時省力還省錢,這是真正為老百姓辦事。”一位來自蒲城縣的田姓司機說。
      據瞭解,從4月1日起,渭南市交警支隊陸續把“新車上牌、駕照科目一考試、異地電子警察違章辦理”三項權力下放給各縣市區,不僅大大方便了群眾,還實現了車輛的有效分流,減少了城市道路擁堵。
      渭南市公安局副局長、市交警支隊支隊長申軍明說:“這些都事關千家萬戶,政府辦事效率不高,跑上三趟老百姓就得罵娘了,無形中就會拉開政府與百姓間的距離。”
      交警新車上牌權力的下放還無形中“倒逼”了國稅局。6月份,市國稅部門也將新車上牌收繳附加費等權力向縣一級進行了下放。
      渭南市計生部門將7項權力下放到縣一級,也得到了很好的執行。尤其是與百姓息息相關的 “二孩生育證審批權”等權力的下放,大大提高了工作效率,得到群眾一致好評。
      與此同時,教育專項經費審批、中小企業信用擔保機構備案、廉租房申請審核登記等一大批與民生關係密切的權力,也逐步向基層區縣下沉,有效改變了以往“市裡管到看不到,基層看到管不著”的事權流程弊端。
      民間“接棒”,政府服務事項向中介轉移效果好
      作為“陝西東大門”,走在渭南大街小巷,幾乎看不見各城市常見的俗稱“城市牛皮癬”的各種野廣告。這也是渭南市民很引以為豪的一件事:“比西安、北京還要乾凈。”渭南市民劉玉陸說。
      渭南市也曾為此頭疼不已。最嚴重時一塊不大的牆面上張貼了87個野廣告,前清理後張貼,生生不息,難以根治。
      在治理野廣告上,渭南市政管理部門每年花25萬元專項治理經費,但收效甚微。最終通過招標以13萬元包給了渭南市最大的家政公司--博思特家政公司。民間“接棒”,政府監管,讓野廣告在渭南街頭幾乎絕跡。
      目前博思特公司正同市政管理部門協商,在城中村、小區等人流密集段設立便民張貼欄,集中管理以方便群眾。
      此外,渭南市把裝飾公司丁級資質的審批權限下放給裝飾協會後,也收效明顯。渭南市民政局民間組織管理科科長董衛海說:“協會不僅有專業的人員把關,而且辦公時間非常靈活機動,基本上沒有節假日,沒有上下班,隨時都可以辦理。極大地提高了工作效率。”
      在放權範圍上,渭南市還適當超前規划了“行業管理與協調、社會事務管理與服務、非基礎性教育和醫療服務、技術服務和市場監督”等4方面職能,倒逼服務業加速發育。
      釐清權力“清單”,放權不放責
      用渭南市委書記徐新榮的話來說,簡政放權不是權力簡單的“挪窩”,而是權力歸位,是對權力行使的流程進行優化再造,是用政府權力的“減法”換取市場和社會發展活力的“加法”甚至“乘法”效應。
      如今效應已經顯現。“簡政”有效地激發和釋放了基層政府、企業和社會各方面的潛能。
      臨渭區計生局副局長王新華說:“雖然以前主要工作還得基層來做,但由於審批權在上面,我們的責任並不大。現在權力下放,我們就是每一項審批的具體責任人,讓我們工作起來更加謹慎。”
      渭南市在簡政放權改革中並非“一放了之”。該市一方面突出監管,“放權不放責”;另一方面科學實施績效評估。
      目前,渭南市簡政放權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正組織人員對全市66個單位申報的2319項行政職權事項進行梳理。“通過逐事項審核,編製全市市級部門權力‘清單’,該取消的取消,該下移的下移,該外放的外放。同時規定,各區縣必須將下放的權限分類梳理,在官方網站公佈,讓百姓一目瞭然。並派出聯合督察組跟蹤檢查,凡是明放暗不放、打折放權的,不但要通報批評,還將追究領導責任。   (原標題:陝西渭南:用權力“減法”換髮展“加法”)
創作者介紹

bosco

kx49kxuck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