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龍江撫遠縣林業局正在緊密尋找東北虎“烏斯京”的蹤跡。
  這隻跨境進入中國的老虎被國內外很多媒體報道為普京放生的老虎,即“普京虎”。而在今年10月,明確是由普京參與放生的三隻老虎之一“庫賈”曾進入中國,一度引髮網友關註。“烏斯京”是俄第二只跨境進入中國的東北虎,它的到來再次讓網友表達關註,認為當地的表現“過分緊張”。
  南都記者獲得的信息顯示,“烏斯京”是今年6月在俄羅斯猶太州放生的。普京此前放生的3只老虎則是在阿穆爾州,其中不包括“烏斯京”的名字,也沒有更權威的信息顯示“烏斯京”為普京放生。撫遠縣林業局對南都記者稱,他們也只知道是俄放生的東北虎,並不清楚是否與普京阿穆爾放虎行動有關。
  阿穆爾州和猶太州均屬俄羅斯遠東聯邦管區,與中國接壤。根據此前俄媒披露的信息,俄羅斯自然資源部老虎特別檢察機關局長季姆琴科曾表示,在總統放虎行動之後不久,猶太自治州也將放生兩隻老虎,而這一切都是在“俄總統普京親自監督的聯邦計劃框架下進行的”。
  中國國家林業局貓科動物研究中心發佈的消息則證實,“烏斯京”是6月在猶太州放生的老虎。
  一隻由普京親手放生
  “烏斯京”的到來,讓王哲雲的心情沉重了幾天。他是撫遠縣林業局黨委書記,收到“烏斯京”消息的那天,他還收到了來自俄羅斯的提醒,擔心發生意外。“俄羅斯專家說,‘烏斯京’喜歡到村莊等有人的地方活動。”王哲雲告訴南都記者,近日有村民的牲畜遭到襲擊。當地的尋虎人員正調查這種行為是否與“烏斯京”有關,目前沒有證據顯示一定是老虎乾的,也可能是山上的野豬下來了。
  王哲雲說,他祈禱這隻是野豬的活動。在當地,老虎的到來也引發了其他人的緊張。林業局工作人員奔走在縣內各家各戶,提醒居民註意自身安全,同時呼籲暫停狩獵,以免嚇到“烏斯京”。
  “烏斯京”最近一次出現是在中俄交界的黑瞎子島。根據G PS定位數據,“烏斯京”越過邊境進入撫遠境內。11月16日,駐黑瞎子島某部的邊防官兵發現了它。後經監控錄像與現場取證,確認那就是“烏斯京”。“烏斯京“離開後,該部立即派出勤務組對其活動地域進行確認,並做好防護工作。
  此時另一隻真正由普京放生的老虎“庫賈”正活躍在蘿北縣太平溝保護區的林間。它的到來帶給保護區工作人員馮先生的改變,是觀看遠紅外錄像的工作量多了一倍。馮先生不希望透露全名,他所在的影像觀察組分成兩個小隊,每四人負責60台遠紅外攝像機,每天要查看前一天晚上十多個小時的影像。
  與其他工作人員一樣,每天馮先生都在森林中度過10個小時以上,穿梭在林區各處查看影像,尋找一切可能由“庫賈”留下的痕跡。林區的夜晚偶爾會落雪,雪晴以後,保護區工作人員就在皚皚白雪中進行巡護和調查。地上蓋了一層積雪,厚的地方有四五釐米。太平溝自然保護區的面積為22199公頃,保護區工作人員有25人。他們分組進行工作,其中8人觀察錄像,剩下的人員則進行巡護、調查。
  林業部門興奮又緊張
  在黑龍江省的邊界地帶,兩隻出沒的俄羅斯老虎讓這裡的林業人員顯得不安。蘿北縣林業局局長陳志剛說,他也在監視“烏斯京”的動向,一旦進入他們的轄區,他們也要開始新一輪的尋找。
  不久之前,“庫賈”進入蘿北縣太平溝自然保護區,陳志剛就十分擔心出現意外。
  尋找老虎的過程是艱難的。10月2日,接到電話時,陳志剛好不容易聽清楚,黑龍江省林業廳傳來消息,說普京放生的老虎“庫賈”進入中國了,要求各林區確保東北虎不因人為因素受傷,同時避免出現人身傷亡。這讓一年多前才當上蘿北縣林業局局長的他感到緊張。“怕做不好,出意外”。
  蘿北太平溝自然保護區原本部署了60台遠紅外攝像機。在找虎行動開始後,為響應上級要求,陳志剛又迅速增加了60台,安裝在林區各處。進入11月,蘿北縣太平溝自然保護區收到俄羅斯方面的消息,稱“庫賈”被定位發現活動在他們的林區。陳志剛稱接到消息時有些興奮,“要知道,我們這從來沒有過老虎。”
  蘿北縣自然保護區約有200多戶居民,擁有上山狩獵的傳統。得知“庫賈”到來後,當地政府開始動員當地居民,讓他們白天不要單獨上山,晚上不要出門。“老虎比較內向,喜歡獨來獨往,夜間活動,又比較凶猛。首先得保護咱們老百姓別被老虎傷了。”陳志剛說,他們也怕人類嚇著了老虎。
  進一步的措施是,他們呼籲居民把之前安裝在山上的捕獵器清除,以免“庫賈”誤入陷阱。儘管“庫賈”脖子上戴著G PS定位項圈,但定位數據傳輸到蘿北縣林業局時,往往已經延時24個小時。陳志剛說,他通過私人關係和俄羅斯方面保持聯繫,以便於儘快瞭解老虎的行蹤。
  11月9日24時,保護區科員馮先生和組員查看影像時,終於看到東北虎的身影。畫面中的老虎戴著項圈,撕咬著類似狍子的動物。陳志剛說,他接到馮先生傳遞過來的信息時,差點拍案而起。“太好了!”
  不再提“放牛群”
  當“庫賈”進入蘿北縣境內時,曾在網上引發爭議,有媒體認為中國民間有盜獵的傳統,為此擔心虎的安危。也有野生動物專家擔心,這隻老虎有1年半左右的時間是和人相處的,所以它的野外生存能力並不確定。進一步的質疑是,有媒體援引當地林業官員的話稱,中方將釋放牛群給“庫賈”食用。這種“特殊照顧”被人解讀為特權,並讓網友感到不滿。陳志剛也被捲到媒體報道的風口浪尖。
  在太平溝的林業局工作人員看來,這讓他們的處境顯得有點委屈。如今,陳志剛不敢再提“放牛群”給老虎吃的事了。他透露,事實上“庫賈”很有能力,能自己抓東西吃,山上野豬和狍子也多,夠它吃。
  盜獵者則讓當地林區保衛人員感到不安。馮先生稱,幾年前保護區曾經存在偷獵現象。他不能想象,被放生的東北虎會成為這類事件的主角。“不管國籍是哪,它都是特別珍貴的生物。
  從G PS的數據看來,“庫賈”近日常在黑龍江岸邊來回行走,或是等待時機,渡過黑龍江回到故鄉。陳志剛介紹,黑龍江還有10天左右才會完全冰封。因此,“庫賈”短期恐怕還不能“回家”。
  “烏斯京”的到來,讓輿論開始再次關註這批俄羅斯放生的東北虎的命運。目前,野生東北虎已處於滅絕的邊緣。王哲雲告訴南都記者,撫遠縣林業局甚至準備了六臺汽車,和林業廳專家一起上山取證,但他們遭遇了大雪封山。王哲雲說,這對老虎也有好處。至少人的活動減少了,它不會受到驚嚇。
  這一任務面臨的另一困境是:撫遠縣的山上沒有安裝紅外線攝像頭。這是烏蘇裡江和黑龍江交界處的森林,擁有廣大的面積,這意味著撫遠無法像蘿北縣生態保護區一樣及時監控老虎的蹤跡。
  截至發稿,撫遠縣還沒有在林區中發現“烏斯京”,當地仍在緊張密切關註中。
  南都記者 王世宇 實習生 莫秀嫻  (原標題:網友圍觀兩隻俄羅斯老虎越境入華)
創作者介紹

bosco

kx49kxuck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